相同的管理模式,各个铁路局都一样。


贵阳市铁路学校分享为了保证干部的收入落到实处,不久又制定了武客劳[2007]179号文件,这是一个以考核为名义,以非法侵占职工安全质量奖为目的文件。该文件设置了连带责任,第五条(考核办法)第五款规定:“车间安全质量奖被扣减部分,先由直接责任人承担。责任人不够的,由车班承担;车班不够的,由该车次承担;车次不够的,由车间承担;车间不够的由包保科室承担”;制定了最大化的考核标准,最高考核金额可高达60000元,是整个车间所有职工一个月全部安全质量奖,考核周期规定为一个月。在实际执行中,经常的考核大都在6000、8000、12000元,超考核周期,考核两个月安全质量奖的行为屡屡发生。同时,制定了最严苛的考核规则,但是,在执行中,即使这样最严苛的考核规则也已经形同虚设,大量的考核都只不过是因为车厢的几个烟头、乘务室的一片烟盒纸、一点烟灰、一丝烟雾,···,凡与烟有关、与乘务员或乘务员所在的空间有染,都会被定为A类或B类违章,受到最严厉的考核,武昌-重庆市北一列车员因在岗位吸烟,一次对个人考核2000元,远不是安全质量奖考核范围,有抢劫重大嫌疑。
 

该文件违背职工意志,以连带责任为借口,以权力强制软暴力为手段,以违章违纪、下岗相要挟(下岗职工待岗期间,武汉客运段仅支付200元左右的工资,其他部分均被非法侵占),强行占有非责任职工及责任职工安全质量奖,符合敲诈勒索罪构成要件;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实施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索公私财物的行为。因此,这是一个具有敲诈勒索性质的政策规定。
 

从2006年11月到2007年11月,短短一年时间,本人所在车班就经历了三次每次8000元、一次12000元的考核。其中,12000元的考核是由于库内清扫的“不彻底”,遗留9号乘务间隐蔽角落的一块指甲盖大小被路局领导疑为烟盒锡纸的东东,和本人乘务间保洁员库内使用洗衣粉清洁,如虱子般蛰伏乘务间地板的板结洗衣粉,虽然有车间值乘干部证明为洗衣粉,检查的路局领导坚持强指为“烟灰”,并以权力相要挟,恶意栽赃,向车班索取香烟两条,价值数百元;即便如此,依然开出12000元罚单,十堰一组被免去两月不足6000元安全质量奖,其他部分由车间全体职工承担。这样的栽赃指责是不能为人接受的。虽然我个人向段、局、部各级领导多次反应,在上下共腐的大环境下,至今也没能讨回一个公道。
 

这样的考核每个月都在发生,每年的考核都有数百万之多。堪为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
 

一方面是职工因安全质量有“问题”、“严重的问题”,承受着每年数以百万计的考核,另一方面是客运段领导安全质量有“成绩”、“巨大的成绩”,享受着安全质量包保奖巨额的奖励。武汉客运段的安全质量到底是有问题或是有成绩呢?回答是:工人的问题就是领导的成绩!武汉铁路领导把铁路往垮了带,害穷了工人,坑骗了国家,腐败了领导,践踏、玷污了法律。


现今,时常闻听职工说他们的安全质量奖较其他车间少了许多,就是这种考核带来的结果。换言之,虽然武汉铁路局局长易位,武汉铁路局的今天在管理上没有变的更好,反是更加恶劣了。
 

这一结论绝非虚言。懦弱者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爆发了,跳楼了。
 

你不能忍受指责,不能说不能接受考核,你也不得不接受考核,因为自己的考核也不过1-2个月的安全质量奖,再重的考核都有车班、车次、车间来承担。只不过自己会成为大家的敌人,被埋怨、被孤立;每个人都会成为大家的敌人,被埋怨、被孤立,于是,职工之间的矛盾就产生了。这本应是职工与领导之间的矛盾变成了职工与职工间的矛盾,相互倾轧。每个列车员都不希望成为众矢之的,更不愿意受到下岗的处理,列车长作为列车员与领导之间的桥梁,于是发挥了及其关键的作用,或请客吃饭,消灾解难;或共同敲诈,蛇鼠一窝。当然,车长请客,出钱的不会是车长,是要找列车员报销的;当车长进化成毒蛇或老鼠的时候,他贪得无厌的胃口就没有满足的时候了。跳楼的闹剧就这样发生了 。

网上报名
  • 姓名:
  • 专业:
  • 层次: 分数:
  • 电话:
  • QQ/微信:
  • 地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dsxedu.com